欢迎来到欧宝直播!
史志理论

“传统志书+数字方志+地情丛书”转型初探


发布时间:2010年04月30日

     2001年召开的“全国地方志网络建设研讨会”提出:“地方志工作应当适应社会信息化的要求,进行战略转移,建立多功能、多门类、综合的信息库并上网发布,为社会提供全方位的信息服务。”此后多年,不少地区与时俱进,在修纂传统志书的同时,开发利用地方志资源,创建方志网站,编写地情丛书,地方志工作模式由只编一部志书逐步向着“传统志书+数字方志+地情丛书”转型。

 
  一、地方志既要垂鉴后世,又要服务当代。
 
  1987年5月,时任上海市委书记江泽民同志,在上海市地方志编纂委员会成立大会上的讲话中指出,编修新方志“是社会主义文化建设的系统工程,是承上启下、继往开来、服务当代、有益后世的千秋大业。”1996年5月,时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、国务委员、中国地方志指导小组组长李铁映同志,在全国地方志第二次工作会议上作了重要讲话,题目是《求真存实,修志资治,服务当代,垂鉴后世》。同年11月,国务院办公厅《关于进一步加强地方志编纂工作的通知》中,重申“服务当代,有益后世”的提法,强调修志工作要“为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服务”。2006年国务院颁发的《地方志工作条例》,开宗明义提出“发挥地方志在促进经济社会发展中的作用”,也体现了对地方志服务当代的要求。
 
  现有二十年一轮修志工作模式编纂出来的纸质志书,能否做到既可垂鉴后世又能服务当代?这是一个值得认真探讨的重要命题。
 
  志书具有“资治、教化、存史”三大功用,“存史”主要用于垂鉴后世,而“资治”与“教化”则主要体现于服务当代。因此,修志不该只是为了“存史”,还应当服务当代。只要解放思想,冲破束缚,勇于探索,锐意创新,是能够做到既可垂鉴后世又能服务当代的。
 
  二、二十年一修的纸质志书可以垂鉴后世,但是难言能够服务当代。
 
  二十年编纂一部高质量的志书,无疑可以垂鉴后世,但要说仅靠这一本书也能服务当代,也可为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服务,未免过于牵强附会。
 
  二十年是什么概念?市长、县长已经更换了四五届,小学一年生早已大学毕业,党和政府的重大决策可能修订完善了好几遍,许多重大工程早已建成使用,各个区域的经济社会面貌已经发生翻天复地的变化。谁能说得清楚,姗姗来迟的传统纸质志书,在她面世之前的二十年,对上述这些而言具有什么意义?对服务当代起过何种作用?
 
  我们应当勇敢而坦诚地面对实现实,认认真真地寻思对策,全面而有效地履行《地方志工作条例》赋予地方志机构的五项职责,切实做到地方志既可垂鉴后世又能服务当代。
 
  三、修志工作服务当代的关键,在于“组织开发利用地方志资源”。
 
  《地方志工作条例》规定的地方志工作机构的职责,第三项是“组织编纂地方志书、地方综合年鉴”;第五项是“组织开发利用地方志资源”。这就是说,地方志工作的性质和任务并非单纯编书,而是担负着包括“组织开发利用地方志资源”在内的五项职责的一项文化事业。
 
  两年前,上海市地方志办公室副主任朱敏彦说过,编纂志书还只是体现“存史”这一功能,另两项“资治”与“教化”的功能,则需通过开发利用地方志资源,通俗的说法是“读志用志”来实现。我觉得这是实话实说。
 
  必须在编好传统纸质志书的同时,履行《地方志工作条例》规定的相关职责,在开发利用地方志资源方面狠下工夫,才有可能既有益后世又服务当代,从而全面体现“资治、教化、存史”的功能。
 
  四、创设方志网站,打造“数字方志”,是开发利用地方志资源的重要手段。
 
  一方面,把已出版的纸质志书上传网站供受众检索;另方面,设置好能覆盖传统志书基本内涵的栏目,把为编纂下一轮志书而搜集的日新月异的地情资料,及时通过网站与读者见面。这样,既开发利用了旧的地方志资源,又开发利用了不断更新的地方志资源。上海市地方志办公室在这方面的探索颇值借鉴。
 
  上海市地方志办公室创设的“上海通”网站,除了将已出版的志书、年鉴、地情丛书数字化上网外,还设置了“上海概况”、“大事回眸”、“申江新潮”、“浦东开发”、“世博园区”、“长三角联动”、“上海之最”、“漫步申城”、“人物述林”、“名胜古迹”、“先进性教育”、“上海剪影”、“聚焦上海”、“名镇名街”等十多个能充分体现传统志书基本内涵的栏目。
 
  《地方志工作条例》要求地方志全方位记述本地区的历史与现状,“上海通”上传的志书文档反映的是上海的历史,“上海通”各个栏目不断更新的内容反映的是上海日新月异的现状,完全符合《条例》的这一要求。
 
  六千年的上海目然、政治、经济、文化、社会的历史与现状,近十几年的上海经济建设、文化建设和社会建设的的成就,在“上海通”网站都能一览无遗,现状同历史相连,时效性与追溯性兼备。浏览“上海通”网站,可为从政者提供决策咨询,可为投资者提供选项咨询,可为青少年提供学习咨询,可为公众提供生活咨询。
 
  这样的方志网站,实质上就是一部贯通古今、永远动态的“网上方志馆”,或曰“数字方志”,是方便各界人士读志用志的开放式的理想平台。
 
  “上海通”网站开通以来,点击量直线上升,从2004年5月创建初期月均三千人次增至2007年11月日均一万人次。每天成上万次的浏览量,实际上就是每天有成千上万的人通过网站在读志用志,这是传统纸质志书梦寐以求但却无法做到的。
 
  五、围绕中心工作编写地情丛书,是开发利用地方志资源的另一手段。
 
  不少地区的修志机构已经在方面做了许多工作。
 
  几年来,上海市地方志办公室独立制怍或与出版部门联手,推出《上海改革开放30年图志》、《上海解放60年图志》、《上海简志》、《新编上海大观》、《上海名镇志》、《上海名街志》、《上海名园志》、《上海建筑志》等。已经推出和正在编写的还有《上海名厂志》、《上海名店志》、《上海名校志》、《上海名院志》、《上海名馆志》,以及《话说上海》丛书(含19辑区县篇和十多册线条篇)。
 
  福建省地方志编纂委员会今年初组织编写出版《先行的脚步》(福建改革开放30年纪事)地情系列丛书,有福建篇及九个设区市篇共十册。丛书以历史的大视角,全面客观地反映了全省各地改革开放三十年的光辉历程、奋斗足迹和巨大变化,资料翔实,图文并茂,信而有征,可资可鉴,既可“存史”,又能适时用于“资治”、“教化”,一定程度上弥补了传统志书时效性差的不足,适应更多读者的当前需求。这套地情丛书虽然不是正式志书,但却具有志书“资治、教化、存史”的功用,而且在时效性、可读性和便携性方面更胜一筹,因而面世之后颇得各界好评。
 
  六、打造“数字方志”,有助于精修传统的纸质志书。
 
  创建方志网站打造“数字方志”,对于编纂二十年一轮的传统志书有着诸多好处。
 
  其一,网站不断更新、滚动积累的巨量信息,为编纂传统志书时挑选资料提供广阔空间。
 
  其二,网上发布的资料,经过时间的检验以及广大受众的鉴别,利于及时修正补充,真实性可靠性将更高。
 
  其三,从各项信息的浏览量多寡,可以看出热点所在,从而有助于抓准时代主脉络,精选条目,压缩篇幅。
 
  抓准时代主脉络,核实资料,以及精选条目,压缩篇幅,都是编修精品志书的关键因素。可以说,办好方志网站,打造“数字方志”,对于若干年以后编修纸质精品志书,将会收到水到渠成、事半功倍之效。
 
  七、在“传统志书+数字方志+地情丛书”的模式中,未来唱主角的将是数字方志。
 
  一些地区尝试的“传统志书+数字方志+地情丛书”的地方志工作模式,正日益显示它的生命力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传统志书、数字方志和地情丛书这三者的各自重要性,还将发生深刻变化。
 
  最近,福建东南快报社创设的“东快网”,对公众的阅读习惯进行网上调查,投票及跟帖的情况表明,花钱买书以及上图书馆查阅的人趋少,上网阅读的人趋多。一些网友表示,从到书店一掷千金到不再买书,是网络改变了他们的阅读习惯。随着网络对人们阅读习惯的冲击,纸质书籍未来将会成为收藏品;阅读纸质书更多的变成一种个人“品位”,成了一种“象征”。一般的书店和图书馆,门前的车马将越来越稀,甚至形同虚设,其书架上的不少藏书将会成为历史陈列品。图书发行部门和出版社大都意识到这个大趋势。
 
  传统的纸质志书由于时效性差、价格昂贵以及携带不便等诸多原因,买它用它的人本来就很少,而且大多局限于范围狭小的专业人士。随着互联网的普及和方志网站的发展,自购和使用纸质志书自人将更趋稀少。上网阅读志书、浏览地情资料,相比买志书、上方志馆既省钱省时又快捷,其引吸引力无疑更大更广泛,受众范围将会冲破狭小圈子走向各行各业。展望未来,在修志工作的平台上,唱主角的将是数字方志。作者  陈肇胜
xxfseo.com